王國維在「人間詞話」古今之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,必經過三種之境界:  

“ 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 。 ”    此第一境也。     

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 。 ”    此第二境也。

“ 眾奡M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 。 ”    此第三境也。    

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。  
  
 

晏殊【蝶戀花】:  

檻菊愁煙蘭泣露。羅幕輕寒,燕子雙飛去。
明月不諳別離苦,斜光到曉穿朱戶。
昨夜西風凋碧樹。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。
欲寄彩箋兼尺素,山長水闊知何處。

 

柳永【鳳棲梧】:  

佇倚危樓風細細。望極春愁,黯黯生天際。   
草色煙光殘照堙A無言誰會憑欄意。
擬把疏狂圖一醉。  
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。   
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  

 

辛棄疾【青玉案】(元夕):  

東風夜放花千樹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   
寶馬雕車香滿路。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    
蛾兒雪柳黃金縷。笑語盈盈暗香去。   
眾奡M它千百度。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。